6月17日凌晨2:04,大多数人已经入梦,而杭州市公益中学校长潘志平还在整理前一天晚上毕业典礼的照片,并有感而发地在朋友圈写下一段话:“别离时刻,浓浓的亲情融化在欢笑和泪水中。等候最晚惜别的师生家长时,读着一封封家长的来信,眼睛不禁湿润。”

  在随文字附上的九张毕业典礼照片中,有一张照片很特别:潘志平坐在路灯下,低头翻着一摞家长的来信,让人不禁心口一暖。

  凌晨0:10和最后一个学生道别

  昨天下午2:00,我在公益中学的校长办公室见到潘校长。

  “阿潘”,这是他最习惯被别人称呼的一个名字,哪怕是学生在学校迎面碰到他,也会毫不畏惧地抬手喊一句:“阿潘好!”而阿潘也总是会没架子地笑着回应。

  说起那天的照片,阿潘不好意思地笑笑:“那是上周日晚上,毕业典礼结束后我坐在初三教学楼下等着学生一个个出来,顺便看看家长给我的回信。一个老师经过看到这一幕,就用手机拍了下来。”

  为什么要坐在楼下等着学生出来?阿潘说,这是他的一个习惯。

  当晚6:00,公益中学的初三毕业典礼开始,阿潘和全体毕业生一起回忆了三年的时光,也送上了最后的祝福。20:30典礼结束后,各个班级都回到自己的教室,而阿潘则会在这个时间到每一个教室“报到”,为同学颁发毕业证书,合影。之后,他又默默地走到楼下,等着一个个班的同学出来,再看他们一眼,也和最后一次来接孩子的家长道个别。

下楼时依然不舍的初三毕业生下楼时依然不舍的初三毕业生

  阿潘还记得,那天他在楼下一直坐到第二天凌晨0:10,最后一位学生才从教室里走出,熄灭最后一盏灯。

  每个月给家长写一封亲笔信

  阿潘在教育圈内名气不小,总能听说他在学校的活动上很能豁得出去,做事还非常能坚持。比如每周四,他会亲自到食堂,给全校同学做八大桶的“阿潘羹”,这是来自他家乡临安的美食;每年过年前,他会给全校1000多个学生每人写一张“福”字;每年的公益大舞台上,他都会不惜形象地客串各种角色,比如杨贵妃、唐僧、功夫熊猫……

学生画的“阿潘羹”学生画的“阿潘羹”
给全校1000多个学生写“福”字给全校1000多个学生写“福”字
公益大舞台上客串各种角色公益大舞台上客串各种角色

  但最典型的例子,还是他从2007年开始,每个月都会给全校的学生家长写一封亲笔信,并起名为《家校连心桥》,现在已经出到了第87期。定稿后,这封亲笔信会被复印1000多份,发到每位家长手中。而家长也会在当晚填写回执,直截了当地告诉阿潘他们的想法,和对学校的建议。阿潘常常会背上几个班的家长回执回家,在家里的沙发上一封封看到睡着。

  毕业典礼当晚阿潘在看的,就是初三家长们给他回的最后一次回执。

  “6月13日,我给这届初三家长写了最后一封信,讲的是如何陪伴孩子度过中考的日子。我还整理了一份中考行动指南,把中考要准备的衣食住行、关键的时间点都罗列出来。”阿潘说。

左右滑动查看阿潘的手写信及中考指南左右滑动查看阿潘的手写信及中考指南

  有家长在回执上开玩笑说:“这是一个‘婆婆妈妈’、事无巨细的大家长。”

  阿潘给家长写信的习惯,最早从2002年就开始了。当时,阿潘还在临安的锦城二中担任校长,第一封信的读者是叫邹辰的家长,他和家长探讨了如何在忙于工作的同时,和学校一起把孩子教育好,从那之后,他就保留了这个写亲笔信的习惯,并把这个习惯带到了公益中学。

  抓学习我提倡适度超前

  大部分孩子的成绩是靠管出来的

  2007年9月,他来到公益中学担任校长,写下给公益全体家长的第一封信,并约定用这样书面交流的形式,每月一次和家长通信,分享培养孩子的快乐和成就,探讨教育孩子的困难和困惑。

阿潘和学生一起打雪仗阿潘和学生一起打雪仗

  在接下来的12年时间里,除了寒暑假,阿潘每月都会坚持给家长写一封信,事无巨细地聊。从“如何幼小衔接”谈到“第一次期中考后需要做的事”,从“初二家长需要关注些什么”再到“如何帮初三孩子度过最后一年”。针对家长在回执上提出的困惑,他也会认真地写一些建议和方法,比如“孩子对老师不满意怎么办”、“怎么样让孩子爱读书、会读书”。

  阿潘的信中,大多语言平实接地气,也常能看到一些真知灼见。

  在“初中三年家庭教育的六个关键点”中,其中一个关键点是重学业。他写道——

  初中和小学最大的不同就是初中更在乎学业成绩。我们不主张过度强调学习成绩,不主张以考试分数论英雄。但是,如果您孩子的学习达不到应有的成绩,就会产生连锁反应,影响到他(她)的品行、纪律、身心和人际关系等。所以,请您从平时的每一次作业、单元练习、第一次期中阶段性测试开始,步步跟进,时常检查。

  抓学习是提倡适度超前,因为一步领先,就争取到了主动权,可能实现步步领先;而落后一天,就有可能天天落后……

  上初中了,要引导孩子正确处理好主业和副业的关系。为发展孩子的特长爱好,可适当安排一些时间、精力坚持一两项的课外培训、学习,但以能完成初中基本学习任务为前提。

  在管孩子的学习上,阿潘也有自己的研究。因为他不仅是一位校长、老师,还是一位劳心的父亲,为女儿做了不少牺牲。2007年,为了不错过孩子的关键期,他主动从临安教育局调任来到女儿就读的公益中学担任校长。所以在他的信中,也少不了和女儿的教育故事:

  根据我从教30多年来的观察研究,非常自觉、无需家长督促管理即取得优良成绩的孩子约占学生总数的10%-15%。也就是说,大部分孩子的成绩是靠‘管’出来的。但是如果您开口闭口与孩子谈的就是学习的那些事儿,孩子一定会厌烦、抵触,反而会影响其学习成绩的正常发挥。

  所以,您要尽量避免将学习生活化、生活学习化。也就是说,孩子读书,做作业的时候就一丝不苟、有模有样地学习;而学习之外的时间就让其放松。而不是学校里一天到晚是上课、作业,学习、学习,回到家里在您的嘴巴里出来也还尽是学习。

  我的家庭教育实践中,感到比较有效的做法是:女儿回到家中,先给她端上一个水果拼盘,泡上一杯她爱喝的红茶(这就是生活啊),然后简单地看一下她今天要完成的作业清单,问一下大致所需的时间,接着就很静心地进入各自用功做作业、看书、写文章的状态。待她作业完成了,又进入生活状态,看点报纸,点播一集《快乐大本营》什么的,聊一聊学习之外的事。其实,我们的内心是常常记挂着她的学习,有时也会担心、焦虑。但我基本上保持内紧外松……

  相比成绩

  让孩子得到情感的发育更难

  除了给家长写信,阿潘还会给学生、老师写信。

  每半个学期,阿潘就会给学生写信,谈谈这半学期学校要开展的活动,学生可以回信点赞,或者吐槽,还可以说说哪位老师上课板书字太小,音量不够。

  阿潘说:“写信这件事之所以能坚持这么久,就是因为我想听到最真实的声音,听到全体老师、家长、学生的声音。所有的信收上来,都是密封好的,只有我会拆开来看。学生有了这个通道后,什么话都会讲,比如作业少一点,奖学金可以多一点,初三也想去春游等等,不少意见都会被采纳。家长也会提很多建议,比如有一位家长提出阿潘羹里的猪肉可以换成牛肉,我们就升级了‘阿潘羹2.0版本’。”

  “初中是孩子成长的关键期,一味谈成绩,不论是师生还是亲子关系都容易起冲突。让孩子在读书的过程中获得乐趣,这是我们最核心的追求。而这中间的润滑剂就是关系,师生和家校间关系融洽了,学生才能更好地去学习。对于一所学校来说,相比成绩,让孩子得到情感的发育更难,这份情感对学生后续的影响是深远的,真诚交流、与人为善,将是他们一生的财富。”

  记者 张宇璐 通讯员 陈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