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雪岩故居后面有条长长的小巷,叫元宝街,昨天上午,小雨中,8岁的美国小女孩欣怡撑着伞蹦蹦跳跳地走着。

欣怡欣怡

  年幼的她并不记得,7年前的一个清晨,她就是在这里被人发现的,随后她被送到了杭州市儿童福利院。

  经检查,发现她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5年前,她被来自美国西雅图的韦伯斯特夫妇收养。

  昨天,养母珍妮弗带她千里迢迢从西雅图坐了十多个小时飞机赶到杭州,为女儿欣怡寻找亲生父母。

////

  珍妮弗求助“快找人”蛮巧合

  //

  珍妮弗找到“快找人”,也是蛮巧合的。

  2016年1月初,美国Molly女士带着她的养子淼淼到宁波寻亲。快找人根据当时留在淼淼襁褓里的一封信来推测出淼淼的出生时间,通过这一线索,在3天时间内,帮助淼淼找到亲生父母。

  珍妮弗在一个收养中国孩子的家长聚会上,遇到了Molly,Molly正为淼淼努力学习手语,而珍妮弗则在努力学中文。

  这次,珍妮弗出发前,Molly女士把当时寻找的过程告诉了珍妮弗,让她来找我们。

  也是巧,欣怡去美国前,曾在杭州一个寄养家庭生活过,寄养妈妈叫高银元,今年六一前,我们刚好采访了她。珍妮弗一直很感恩高银元照顾女儿,她带女儿去看高银元时,高银元也让珍妮弗来找我们试试。

  //

  欣怡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

  2013年9月,欣怡到高银元家那会,两周岁左右,刚做完心脏方面的大手术。

  “她做手术时,是我照顾的,字也是我签的”,欣怡检查发现有心脏病后,杭州市福利院联系了省儿保医院安排手术,高银元在医院照顾了欣怡半个月。

  “欣怡很调皮的”,手术后,欣怡虚弱,高银元给她洗脸、吃喝拉撒,寸步不离。等好一些,欣怡就开始活跃了,站在病床上,跳来跳去,滚来滚去,高银元的儿子来,她就喊“哥哥抱”,在医护人员和高银元的精心照顾下,欣怡康复出院了,之后,就到了高银元家。

  刚到高银元家,小欣怡不适应,很黏高银元,“每天起来,要我抱啊,要我背,一放下就哭”,高银元心疼,就一直抱着,一个月下来,“我右手都长满了痱子”。

  高银元给小欣怡买了个洋娃娃当见面礼,每天晚上,小欣怡要抱着洋娃娃,又要高银元抱着她才睡,高银元在自己房间里给她搭了个小床,可一等她睡着,高银元想把她放到小床上,她又会哭……

  一个月后,小欣怡才慢慢适应,她总是像小主人一样热情招呼,“她嘴很甜,看到人就叫,邻居们都很喜欢她”。

  分别的时候到了,一年不到,欣怡被接回福利院,走的那天,高银元怕自己难过,让丈夫抱去,一到福利院看爸爸要走,小欣怡似乎马上感受到了什么,“哇哇”大哭,把装着各种玩具的包都扔掉了,抱着爸爸不肯放。

  //

  特别给女儿做中国菜

  //

  珍妮弗有两个儿子,她很想要一个女儿,“我担心再生一个还是男孩”,珍妮弗想收养一个女孩,和丈夫到了杭州。

  福利院安排他们融合时间,一开始,欣怡见到高鼻子大眼睛的珍妮弗他们,有点害怕,一直哭,“晚上睡觉,我一直抱着她,她哭累了才睡”,珍妮弗和丈夫一直暗暗观察欣怡喜欢什么食物,记在本子上,想尽可能地投其所好。

  欣怡和美国妈妈珍妮弗

  刚到美国,欣怡也没让新妈妈珍妮弗省心过,“她到晚上就很害怕,我们用很多办法让她睡觉”,珍妮弗丈夫在地板上搭个地铺,紧挨着小欣怡的床,以保证让小小的她有安全感。

  讨好孩子的最好办法莫过于食物了,但欣怡吃不惯美国汉堡、比萨饼,珍妮弗每天要去买很多欣怡喜欢吃的东西比如海带、豌豆什么的,每天,她要做三种不同口味的菜,给欣怡做中国菜,给两个儿子做美国口味的菜,给丈夫和她自己做点他们自己喜欢的,“我们家就像开餐馆的,有很多种食物”,虽然珍妮弗说自己手艺一般,但她想努力抓住女儿的胃,做好一个中国孩子的妈妈。

  据珍妮弗说,欣怡到美国后,去医院检查发现血液内铅含量较高,后来经过护理好了。

  //

  希望女儿一直保留汉语的习惯

  //

  欣怡去美国时,已经很会说话了,在高银元家,说的日常对话都是普通话,一到了美国,欣怡一开口说话,珍妮弗和丈夫都听不懂,很抓狂。

  珍妮弗是学心理学的,在收养前,看过收养中国孩子的纪录片,她说,收养的中国孩子后来和他们的亲生父母见面,或者他们去中国旅行回来后,变得很悲伤和沮丧,因为他们无法交流,“我看到那些孩子在两种文化之间面临的困境”。

  “很多被海外家庭收养的中国孩子,通常不会说中文”,珍妮弗觉得欣怡能保留汉语的习惯非常难得,她给欣怡请了家教,每个星期上四次课,专门教欣怡学习中文以及与中国文化有关的东西,比如书法等。而她为了和孩子交流,自己也努力学中文。

  同时,欣怡也学英文,欣怡很聪明,很快就学会英语交流,在家里,欣怡和两个小哥哥也混熟了,三个小朋友一起玩乐高积木等游戏。

  珍妮弗的两个儿子一个12岁,一个8岁,也都是顽皮的时候,欣怡也调皮,彼此吵吵闹闹,“哥哥玩游戏不跟我玩,说我烦,叫我不要烦他”,欣怡跟我吐槽。

  “和我关系最好的是一个女孩”,渐渐的,欣怡在美国有了自己的小伙伴,她喜欢骑自行车,喜欢画画、阅读,还喜欢跳芭蕾。“你别看她年纪最小,她可是最好的演讲者”,珍妮弗和很多中国妈妈一样喜欢晒自己孩子。

  //

  两次来杭州为女儿寻亲

  //

  渐渐的,欣怡觉得自己和小伙伴长得不一样,问妈妈,珍妮弗也不避讳,欣怡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她很担心我离开她”,欣怡会经常问珍妮弗“为什么自己会这样”,问妈妈会不会不喜欢她等。

  昨天,我们见小欣怡时,她总是依偎着珍妮弗,时不时抱抱妈妈,拉着妈妈的手,一刻也不离,珍妮弗很耐心,十分宠溺地看着欣怡。

  珍妮弗说,上次,她带欣怡来寻亲,欣怡以为她又要被送走了,哭了,珍妮弗安慰了很久,“你看,这么小的孩子,经历了这么多分离,被遗弃、做手术、寄养家庭……她的内心缺乏安全感,特别害怕分开”,欣怡蹦蹦跳跳地走着,陪同的翻译柳女士心疼地看着她的背影说。

  3年前,珍妮弗带欣怡第一次来杭州寻亲,但一无所获。

  珍妮弗为什么两次为欣怡寻亲呢?“我希望欣怡以后长大了,知道我们曾经努力地为她寻找亲生父母”,珍妮弗说,她也想告诉欣怡的亲生父母,欣怡现在过得很好,她希望和欣怡的亲生父母成为朋友,彼此像一个大家庭一样。

  而珍妮弗还有愿望,希望知道欣怡真正的生日,好给她过一个真正的生日,这也是一个母亲的普通愿望。

  这次,珍妮弗和欣怡的愿望能实现吗?

////

  寻人线索

  //

  2012年7月20日清晨4点55分,有人在杭州元宝街巷子里发现了一个女婴,报警。

  民警把女婴送到杭州市儿童福利院,福利院工作人员推测女婴有七八个月大(即初步估计,出生时间是在2011年年底),给她取名:邓欣怡。检查发现有心脏病后,福利院联系了浙江省儿童医院做了手术。

  发现的时候,欣怡穿着粉红色短袖T恤和短裤,还有奶瓶。但没发现写有出生日期等信息的纸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