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庐的朱某今年35岁,和父母妻子住在桐庐某小区,这个小区因为设施高档,配套完善,在桐庐当地颇有名气。

  朱某的儿子刚满14个月,一家人除了这个孩子,都是失信被执行人(老赖)。

  前天晚上6点半,桐庐法院执行局来到小朱父母家,敲门,小朱母亲开门见到眼前的人,马上想把房门关上,执行人员已经走进房里。

  “你们去找我儿子啊,干什么来找我们,家里就我和老太婆。”房子的男主人——小朱父亲坐在沙发上把茶几拍得邦邦响。

  朱母紧紧地抱着孙子,背对着法官坐在沙发上,开始干嚎。

  这套房子有150多平米,四室两厅,按照市场价算,价值在300多万。

  “我们是桐庐法院执行局的,根据《民事诉讼法》248条对你们的房子进行搜查,这是搜查令,请你们配合。”法官拿出搜查令。

  这户人家的儿子小朱,2018年2月向泰隆银行借款40万元,2019年1月15日到期,小朱的妻子和父母为他做了担保。

  合同签订后,泰隆银行依约发放贷款。但截至2019年2月20日,小朱只归还借款本金1万多元,尚欠借款本息39万多元。

  2019年3月,泰隆银行起诉至法院,经审理判决要求小朱及担保人偿还借款。

  但无论是小朱夫妻,还是老朱夫妻,都没有按时还钱,泰隆银行随后申请强制执行。

  桐庐法院将被执行人朱某、妻子张某某、父亲朱某某、母亲尹某某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桐庐法院在查询小朱一家名下的财产时发现,小朱名下无房,他父母名下有一套房子,一家四口银行账户里仅有3万元左右。小朱、朱父名下各有轿车1辆。

  而法官了解到,朱某一家是拆迁户,2016年下半年拆迁补偿了两百多万,买了两套房两辆车。在2018年小朱向泰隆银行借款后,就将其名下的一套房变卖,价格在150多万,在这之后,他还将父母名下的这套房向其他债权人抵押了100万。

  执行立案后,法院依法向他们发送了执行通知书、财产报告令、传票等相关材料,但仅有小朱妻子一人前来法院配合处理案件,其余三人经法院传票传唤拒不到庭,法院邮寄的材料也均拒收。

  执行期间,小朱将还款日期一拖再拖,还拒不申报财产。

  因为拒不申报,他已经被桐庐法院司法拘留7日,并扣押其名下车辆1辆。据小朱交代,他身上还有三四百万的欠款。

  之后,执行员曾给小朱的父母打电话,一听是法院来电他们就挂电话。

  考虑到当事人的孙子还小,女执行员决定先把孩子抱过来。

  朱母尹某某直接趴到了沙发上,把孙子挡在身下,一边将执行员的手甩开,一边大声骂人,孙子哭得更大声。

  “当心小孩,当心小孩!”女执行员赶紧说。

  尹某某对执行人员大骂。

  “坐下来好好说啊。”执行人员说。

  这边,朱父突然激动起来,从沙发上随手拿出一个东西,要冲过来打,却被随行的法警制服。

  被法警制服后,他还不服气,“把我铐起来啊!”结果,真的被法警铐了起来。

  因为妨碍执行,朱母和朱父都被法警带走,孙子由女法警通知小朱的妻子来接管。

  在接下来的搜查中,法警和执行员在两间卧室内找到了一些首饰和一件保健品,一些纪念币、银行卡、一瓶茅台酒和两瓶XO洋酒。

朱某家中被查封的财物朱某家中被查封的财物

  晚上7点左右,小朱被执行员从看守所带到了现场。

  他涨红了脸:“今天到底怎么了,我关也关了,为什么你们还要到我家里来?”

朱某被执行人员带走朱某被执行人员带走

  “因为你没有履行还款义务,我们依法对你的住所进行搜查。”

  小朱反驳:“你们把我抓进去了我哪有时间还钱。”

  “起诉到现在都好几个月了,你都没时间还钱吗?”

  小朱不说话了。

  几分钟后,小朱的妻子到家,妻子张某某今年27岁,河南人。

  问她小朱平时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说:“不好的人。”

  她抱着孩子,神情平静,她说自己和小朱是在2016年上半年认识的,小朱因为家里拆迁,着急结婚,两人认识不到半年就闪婚了。

  “没想到结婚后,他把很多钱弄没了,让我也负了很多债,有个几十万。”

  “那他平时都在做什么?”

  “我不知道他平时都在做什么,他做什么都不跟我说,他都是满嘴谎话的,没一句真话。他几个月没回来,偶尔回来几次,我们现在分居很久了。”

  “之前法院、银行来,不管我丈夫做对做错,公公婆婆都是包庇儿子。我跟他们讲道理,也沟通不了的。”

  为什么会帮丈夫担保?

  “担保的时候,我们也结婚不久,我还怀着宝宝,他说要去做快递公司,要投一两百万,我也考虑到为了过日子,就同意了。但是据我后来知道的,没有这回事。去年,他去了几趟香港或者澳门,可能是赌博了。”

  “小朱说还借给你的亲戚不少钱,有这回事吗?”执行员问。

  “没有,反而是他问我亲戚借了钱,我还有证据。”

  张某某还说丈夫之前也让她向朋友借钱,后来就不还了,只能她去还。

  “有时候我也很无奈,我要是能偿还的话我也会还,现在欠了这么多钱,我每个月工资到手后,只留一点零用其他都用来还债。”

  7点20分左右,她在搜查笔录上签了字,对执行员说:“麻烦你们,真的是很对不住你们。”

  因孩子还小,张某某被允许留在家中照顾孩子。

  执行法官表示,将评估搜查到的物品价值,如果不足够抵消朱某债款,将考虑将担保人朱父名下的房屋进行拍卖。

  据初步估计,朱父名下的房产市场价值在300万左右。

  据小朱陈述,他无固定工作,近几年做的几次投资也都打了水漂,以父母、妻子作担保或直接借款的方式从一些金融平台贷出资金,这笔钱又用于新的“投资”或借款给朋友。其间贷款金额“滚雪球”似的越积越多,经调查,朱某一家目前在泰隆银行、农商银行以及其他借贷平台、机构贷款已达三四百万元,均为借款人或担保人的身份。

  目前,鉴于担保人朱某某和尹某某拒不申报财产的行为,桐庐法院对其各罚款1000元;鉴于尹某某拒不履行且阻碍执行工作的行为,法院对其作出司法拘留十五日的处罚。

  据了解,6月20日桐庐法院开展的“雷霆出击,夏日攻坚”专项执行行动并在网上进行直播,通过直播平台,网友在观看直播的同时,还可以实时评论。

  截至6月21日下午2时,共有上万条评论。多数网友表示:“老赖还这么神气?坚决打击!”“这样的老赖多抓点。”不少当地网友表示:“估计这个小区的居民要讨论两个星期,这样的出名可不好。”

  专项行动执行后,截至6月21日下午3时,已有7名被执行人主动来到桐庐法院,共计履行案款52万余元,另有1名被执行人主动向法院交付了车辆。

  
通讯员 钟法 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