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梅梅,不是真名,她们不想提起自己的真名,好像这样就能够忘记过去。

  这两个女人,一个是19岁的舞蹈老师,一个杭州本地富养的女儿,共同点是都很漂亮,家境殷实,是别人羡慕的对象。

  当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时候,很难想象她们是落入毒品深渊难以自拔的瘾君子。

  一一今年19岁,云南人,因为从小喜欢跳舞和表演,16岁那年,家人把她送到艺术学校学习跳舞。

  这个梦想成为杨丽萍的女孩如愿以偿专业学习舞蹈,很快成为其中佼佼者,还有余力一边上学一边在当地的舞蹈培训学校兼职,教孩子们跳舞。

  得到家人支持,走在通往梦想的道路上,还能赚到足够多的零花钱,当时的一一对未来充满了期待,“那是我最好的时候。”

  梅梅是杭州本地人,今年44岁,从小能歌善舞,家里条件好,穿着打扮都是当时最时髦的,加上长得漂亮,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她们的人生轨道应该是指向梦想和幸福的,如果没有遇到那些男人的话。

  一个是被男友拉下水

  一个是被朋友的朋友怂恿  

  漂亮姑娘身边不缺追求者,1995年,20岁出头的梅梅认识了当时的男友,男友家里做生意的,经济条件很好,无论相貌还是家境,两人都很般配。

  梅梅和男友热恋,男友出手阔绰,那时市面上有钱人才用的起的摩托车、BB机、录像机,她和男朋友都拥有。梅梅无心读书,整天跟着男友和一群朋友到处玩。

  有一次,不知道谁先提出来说,玩海洛因才是时髦,而且是有钱的象征,慢慢的,圈子里开始聚众吸毒,梅梅在男友的游说下接触了海洛因。

  一一接触毒品的情况和梅梅差不多,有一次,她到一个男的朋友(她强调只是朋友)家玩,来了几个不认识的男人,是这个朋友的朋友,大家年纪相仿,说说笑笑很开心。

  后来这些男人拿出了白色粉末,怂恿她一起来玩,说时髦的人才能玩。

  一一说,当时她就感觉这些男人是在吸毒,刚开始她觉得很害怕,但让她没想到的是,一起玩的几个闺蜜都去试了,而且那些男人不停劝说,冰(冰毒)可不是传统毒品,不会上瘾,而且会很的舒服……

  强烈的好奇心加上旁人不断怂恿,一一在第一次接触了毒品,“第一次碰毒品很难受,头晕呕吐,我那时还说,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玩的!”

  接触毒品几次之后,她上了瘾,开始吸毒纹身,生活发生了180度转变,“我变成了连我自己都看不起的人。”

  “为什么我总遇到这样的男人?”

  梅梅回顾自己的人生,除了悔不当初,还有疑惑,“为什么我总会遇到这样的男人?”

  那个时候,梅梅和男友吸毒一天的花销大约要上千元,即使男友家里条件再好,也经不住这样挥霍,没多久,她和男友因吸毒先后被警方处理。

  进了戒毒所,她下定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和男友分了手,再也不联系。

  从戒毒所出来之后,打算重新生活的她,遇到了现在的老公,这个男人在杭州开了两家饭店,生意很好,赚了不少钱,可他也是个瘾君子。

  梅梅很快复吸了。

  为什么兜兜转转就是逃不出毒品的魔爪,她把这个归结为命运,是因为遇人不淑,命不好?其实不然,民警说,梳理她们的人生轨迹不难发现,她们跌入深渊都和几个关键词有关——好奇、炫耀、无知、胆怯。

  因为好奇、炫耀、无知,开始吸毒,而因为胆怯,不敢或不想离开那个所谓的“朋友圈”。

  就拿梅梅来说,为什么总是遇到这样的男人?因为她来来回回都在这个圈子里,没有走出去过啊。

  每次从戒毒所出去,她都回到这个圈子,继续和这些人打交道,以致复吸了四次,四进宫,2018年被警察带走的时候,她的孩子都已经6岁了。

  看到儿子来信心痛如绞

  梅梅现在和老公都在强制戒毒所戒毒,但已经很久没见面了。

  她说,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老公和自己都能戒毒成功,早点回去看儿子。

  “毒品害了我,更害了我孩子!”说起儿子,梅梅几度哽咽,她红着眼睛说,第四次被强制隔离戒毒后,照顾儿子的外公外婆发现,孩子总是不说话,在学校里经常会情绪失控,经过检查,儿子换上了轻度抑郁症。

  梅梅说,她被带走时,儿子刚上小学一年级,现在转眼就要读三年级,这些年来,她没有起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每个月,儿子都会给自己写信,最近一次写信是6月初,儿子用拼音夹带着歪歪扭扭的汉字写着:妈妈,我过六一儿童节了,别的小朋友都有儿童节礼物,我没有,我许了一个儿童节愿望,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坏事了。

  看到儿子的信,梅梅心痛如绞,下定决心,这次出去后,一定要跟以前的圈子彻底再见。

  要有勇气斩断过去

  彻底离开那个圈子

  要戒毒必须勇敢斩断和那个圈子一切联系,一一更早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已经有了瘾,如果不离开他们,可能回不了头了!”一一挡着手上的纹身说,当时因为未成年,她被判在社区戒毒三年,中途她离开朋友家人,独自来到杭州,就是想和过去彻底切断。

  她进了杭州强制戒毒所,到了戒毒所以后,不仅接受物理性的强制戒毒,所里还会安排心理方面的疏导、学习法律知识等多方面的教育与引导。现在,一一是戒毒所广播站的广播员,每次有文艺演出,她都是主角。

  “在这里,我重新找回了自信和尊严,找回了我原来应该有的样子。”

  一一说,她对自己戒毒成功非常有信心,以后出去了也会吸取教训、远离毒品,远离那个圈子,如果有机会还想重回舞台,重新跳舞。

  切断心理依赖

  女戒毒人员14年没有复吸

  心瘾难除,吸毒人员重回社会后,因为没有归属感,或者感觉“没有朋友”,常常受不住原来那个圈子的诱惑,导致复吸。

  为了切断戒毒人员和以前圈子的心理依赖,杭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提供24小时咨询热线和心理咨询师电话,及时电话跟踪回访,掌握出所人员的生活就业情况和心理状态,适时进行心理干预,有效预防复吸。

  全所跟踪帮教180余人,仅女子管理科,近年来已电话回访2000余次,跟踪帮教71人,最长未复吸14年,3年以上未复吸7人,2年以上未复吸20人,1年以上未复吸43人。

  前天,杭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组织戒毒人员文艺表演,一一和梅梅跳的舞蹈《绒花》,赢得了满堂彩。

  毒品背后,是一朵朵如鲜花般凋谢的美好人生,希望这些被毒品吞噬的女子能重新找回自己的芳华。

  首席记者 蒋大伟

  通讯员 傅宏波 钱京 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