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凌晨,怀孕6个月张女士在丈夫小江的陪同下,急匆匆地赶到杭州寿昌派出所报盗窃,她说自己的信用卡在6月中旬短短三天被人被盗刷了12500元,丈夫小江也在一旁着急地说:“自己一家没什么收入,眼看孩子就要出生了,这下简直是雪上加霜了。”

  张女士告诉接警民警,自己发现信用卡多了12500元的欠款。经过借款记录查询是在6月10日至6月13日期间,通过支付宝以200-2000元不等的数额转账到了两个公司。卡一直在自己身上,也没有把密码透露给别人,钱怎么就没了呢?

  接警的民警胡文星当时就发现了问题,如果是盗刷信用卡,为什么每次盗窃的的数额不大,而且信用卡还有额度,难道是盗贼“手下留情”了?所以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张女士坚信,信用卡的密码只有自己和丈夫知道,他们绝不可能监守自盗,并且她和老公的手机里确实没有类似的转账记录。

  时间很快到了凌晨2点多,考虑到张女士已经怀孕6个多月,需要保证休息,民警建议夫妻二人先回去,等天亮再进一步处理。

  当天上午9点多,民警叶燕军和同事一起来到张女士家中,民警考虑到手机支付宝记录已被删除,电脑版登入支付宝或许能找回记录。民警登入张女士电脑版支付宝,发现回收站内记录已经被清空,这一奇怪的现象更引起了民警的怀疑,但是是否真的是枕边人“作怪”还真的没有证据,事情一时陷入了僵局。

  这时,叶警官想到如果钱真的是小江使用的,在小江的支付宝内或许能找到蛛丝马迹。民警登录小江的电脑版支付宝,最终在回收站内看到了其有和那两家公司的转账记录。

  面对民警找到的“证据”,知道事情瞒不住的小江向民警承认其偷偷使用老婆支付宝往游戏平台充值的事实。小江表示已经将老婆支付宝手机版、电脑版充值记录全部删除,老婆发现钱不见之后也把自己游戏软件卸载。原以为已经将所有记录删除,可以让老婆认为钱是被别人盗走的,还上演了一出陪老婆报警的戏码,没想到还是被民警发现了。

  张女士知道事实之后,默默流下眼泪,说自己大着肚子,又没有收入,老公还做这样的事情,希望小江能够多多体谅自己,且行且珍惜。

  记者 孙毓

  通讯员 余炫 叶燕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