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小区停车难,这不,因为停车纠纷,外来车辆女司机和保安一言不合打了起来。

  昨天一早,在接到读者报料后,我赶到事发现场——沈塘东村。

  沈塘东村位于市中心,是1982年建成的老小区,大门在叶青兜路上,离湖墅南路就五十米左右的距离。

  女司机停车和保安打起来派出所来了,120也来了

  我们的车刚经过小区大门,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过来过来,你车子往边上来一些!”一位身板精干的保安大伯正在向我们招手,示意把车子靠边,不要挡路。

  “你们要去哪户人家?”得知我们只停一会儿后,大伯给我们指了个方向,让我们停好,也问我们要了电话,说小区车位紧张,方便随时挪车。

  向他打听前晚的停车纠纷,保安大伯说当时自己没上班,“听说外来车的一个女司机来找朋友,跟我们这的保安吵起来了,还打起来了,是女司机先动的手,后来听说心脏病犯了,派出所来了,120也来了。”

  大伯说,前晚,女司机的车子还停在小区里,昨天中午11点他去看的时候,已经有人来开走了。

  停个车,怎么就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了呢?

  保安大伯指了指小区里的车位,眉头紧锁,叹起了苦经:“哎呀,我们这个小区的道路是很复杂的。”

  小区就八九十个车位但业主的车子约有150辆

  沈塘东村大门进来笔直这条道路,是小区唯一的大路,同时肩负三个小区主干道的任务。“沈塘东村、后面的沈塘苑、再后面的红石·中央花苑这三个小区,都要从这条路过去,其他地方走不通的。”他说,“沈塘东村包月停车费100元,就八九十个车位,但小区业主的车子有150辆左右,完全不够,有时后面两个小区的车子还要停到我们这里来。”

  小区进去这条主干道是三个小区共用的,当时,女司机的宝马车就停在图片中主干道右边的停车位上。

  因为小区比较老了,原先车子没有停满的时候是默认边上两个小区来停的,现在自己小区车位都“僧多粥少”。

  怎么避免外来车跑进来长时间“蹭车位”?

  “我们车管员,也是保安,基本都是小区老居民,哪些是业主哪些不是,我们都门门清的。”保安大伯说,一般外来车子是拦在外面的,走亲访友的,临时停一下,遇上业主也不够停的情况下,会打外来车联系电话,要求挪车。

  “基本都没问题的,很少遇到停很久很久的。”保安大伯说,他们几个车管员也都“劳心”的,会时常跑来跑去看看车子还在不在。

  保安何师傅很委屈“下班晚高峰,这里不能停车的”

  昨天,当事保安何师傅轮休,我电话采访了他。

  “当时是周五傍晚5点半左右,我在上班,一辆宝马车开了进来,招呼也不打直接就往里面开。”何师傅说,他立马追了上去,司机没反应,在开过两幢楼之后,车子停了下来,女司机打起电话。

  “我拍拍她窗户,示意她这里车子不好停的。”何师傅说,对方还在打电话。

  “现在是下班晚高峰,业主车子都要回来了,车位本身就不够,她也不肯跟我说是来找谁的,也不理我,自管自打电话。”说到这里,何师傅在电话那头提高了嗓门,“我啊急死了。”

  女司机打完电话,开了车门出来。“她很凶地对我说,‘你打我车干吗!’”何师傅说,自己力气么肯定是用了点的,但是也不会很大的,“太大了我自己手要痛的。”

  何师傅说,“我跟她说这里不好停车的,叫她要么小区外面的车位停停,要么对面停车场去停停,女司机就下来,朝我骂。”

  两人嗓子都响了起来,何师傅说,突然,女司机抡起拳头朝他嘴巴打了过去。

  “第一下第二下都被她打到了。”何师傅很委屈,“第三下么,我要防卫了。”他拿起边上停车泊位的塑料桩子挡住了,就往2幢和3幢间的厕所方向走,“她追上来掐我脖子了,现在还有血印子。”

  何师傅说,自己身高165厘米左右,女司机的个头和他差不多,“我60多岁的老头了,她40多岁的样子,但我不打女人的,男人要像个男人的样子。”

  后来,不知怎么的,女司机就睡在地上了,“说她有心脏病的,有这种病么,火气更加不能这么大了。”何师傅说。

  监控还原事发经过女司机追打保安,棒球帽也掉了

  随后,记者从调取的监控中看到,整个事件大概持续了12分钟左右。女司机开一辆白色跑车进入,停在小区内部路边。何师傅开电动车上前,跑车车窗摇下一半,两个人并排似乎在说着什么,何师傅似乎在用手比画道路,然后走下电瓶车,将车推到跑车后面停下。同时,女司机开车门下车,一身休闲,戴鸭舌帽,两人开始争论。

  女司机说话,手指会伸出去指一指,有一次指到了何师傅鼻子上,他做了阻挡,女司机出手想打他巴掌,被挡了下。接着,何师傅还手,两人扭在一起,女司机追打保安,一直到边上公厕的角落,其间因为扭打,棒球帽也掉了。

  两人争斗时间大概1分钟左右。后女司机在不断打电话,保安在距离其一两米处站着。又过了五六分钟,女司机开始身体发软,先慢慢靠在车上,接着想趴在车上,慢慢瘫软在地上,边上围观居民拨打110、120,很快,车子赶到。

  何师傅说,后来去派出所做了调解,民警说,两方都有错。何师傅当面向女司机道歉,双方相关医疗费各自承担。

  小区居民希望大家帮忙出出主意解决停车难

  我们绕着现场走了一圈,发现沈塘东村有两个门,分别位于主干道的头和尾,叶青兜路上的是南门,和沈塘苑接壤的地方,有个北门。

  连接两个小区的道路很窄,边上还停满了抢车位的车子,中间仅能通过一辆车,有时候迎面遇上对向车道的车,只能你进我退,别无选择。

  小区内部的公用道路很复杂

  “我们小区车位完全不够的,有几次,我只能停对面停车场。”住户陈女士说。

  “他们保安也辛苦的,要跑来跑去,扯着嗓子喊的,有些车窗关着听不到的,有些么不听的,是蛮难管的。”另一位住户章先生说。

  在采访中,沈塘东村不少居民都表示,虽然外面、对面也有停车位和停车场,但收费贵好几倍,希望大家帮忙出出主意,解决长久以来的老大难问题。